强大大的博客

强大大

© 强大大 | Powered by LOFTER

计划如何赶得上变化——谈《野鹅敢死队》

刘文瑞 2008-09-24 19:18
《野鹅敢死队》(The Wild Geese)是英国于1978年拍摄的老电影,但直到现在看起来也没有过时感。尤其是片头的主题曲,风格独特。中国的歌坛大腕刘欢在出道不久时曾经唱过这首歌,但不知何故在他的专辑里都没有收录。歌中不断重复的唱词:“There is so much to be done--Tell me what more, what more, can we do?”肇示着人类的普遍困境——在急速变化的外界环境面前,我们已经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为了绝处逢生,我们还能做什么?
这部动作片的剧情并不复杂,但却充满了惊险。一个雇佣兵头子福克纳上校,受一个银行家雇佣,要从非洲某国的一座监狱里劫走被推翻下台的前总统林班尼,作为这个银行家从非洲某国取得铜矿开采权的交换条件。价钱谈妥后,福克纳找到了几个他的生死伙伴,招募了50人的队伍,进行了严酷的战前训练。趁着茫茫夜幕,敢死队空投到了目的地。计划十分周密,进行得也十分顺利。监狱的看守在熟睡中被喷雾毒剂干掉了,一枪未发就完成了劫出林班尼的任务。另一个行动小组也占领了机场,只要等接应的飞机降落就万事大吉。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敢死队的雇主正在同这个非洲国家的独裁者恩多法谈判,新的交易达成了。银行家不再需要林班尼,他下令让接应飞机返航,把敢死队留在原地,让他们被当地恩多法的军队消灭掉,以便省下雇佣费用。
看着已经在跑道上滑翔的接应飞机拉起来呼啸离去,福克纳的敢死队陷入了绝境。他们被雇主抛弃了,求生的本能使他们迅速应变,制定出新的计划。敢死队凭借自己的战斗力,利用手中掌握的前黑人总统林班尼,开向林班尼的领地。按照军师雷弗的新计划,林班尼在他的人民中有崇高的威望,这支小小的敢死队完全可以组织起当地民众,同林班尼的敌人、独裁者恩多法开战。这是他们求生的惟一希望。
敢死队突出了恩多法军队的围攻,来到了林班尼的领地。然而,形势又发生了变化。 当地传教的神父,痛骂这帮战争贩子,因为按照雷弗的计划,这个国家将会陷入全面内战。神父的和平信念使他承担起制止战争的重任。当地的民众为了救出林班尼,不惜牺牲一切也要打仗。而林班尼本人则不愿看到他的人民为他而牺牲,反对开战。敢死队同意让当地部落首领投票决定。最后,投票的结果是放弃战争,敢死队又陷入新的绝境。
山重水复,神父给敢死队带来了新的希望,告诉他们附近的机场有一架飞机。于是,新的计划又出台了,占领这个机场抢到飞机,离开这个死亡之地。
敢死队在恩多法军队的重重围攻中且战且走,如愿到了机场。但是,在激烈的交火中,不仅军师雷弗牺牲了生命,而且飞机的油箱也被打漏,必须找到地方迫降,否则就前功尽弃。
这架国籍不明的飞机,载着十几名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战士请求迫降。最近的机场在罗得西亚,然而罗得西亚不许他们降落。这时,福克纳用林班尼的声望求救,当地在核实了林班尼的身份后同意降落,敢死队终于绝处逢生。不久,福克纳找到那个背信弃义的银行家,把他送上了西天。
现实当然不如电影那么惊险,但是,这种“计划赶不上变化”的困境却处处可见。作为管理者,如何在不断的变化面前调整计划,改变策略,这是商业经营的必修课。我们必须明白,无论是主观条件还是客观形势,都是处在不断的变化之中。完全不变是没有的,只是变化的快慢和程度不同,电影只不过是把生活中的变化集中起来并加大强度以吸引眼球而已。如何应对变化,尤其是应对这种无法控制、突如其来且强大剧烈的变化,《野鹅敢死队》可以给我们提供相应的借鉴。
首先,必须有一支能够应变的队伍。如果你的队伍只具备完成现有计划的能力,那么,你就不能对付未来情况的变化。电影中的敢死队,在那位粗暴而可爱的军士长率领下,进行了魔鬼式的超强度训练。这种能力训练,远远超出了原计划的需要。按照原定计划,敢死队根本用不着打硬仗。然而,战争的复杂多变使福克纳深知,他必须有一批能够以一当百的战士,否则就凶多吉少。因此,他的训练并不以执行现有计划为限。没有这种训练,就不能造就应变能力。这样,才能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对自如。所谓“以不变应万变”,“不变”的是人员,“万变”的是形势。作为企业,不但要使员工能够胜任现有计划,而且要使员工具有应变技能。只有让员工不断“拓展”,掌握那些眼下看起来“无用”的本事,才不至于在变化了的形势面前束手无策。在企业的培训中,人们已经注意到了“拓展训练”,然而,多数都是经理在“拓展”而缺乏员工的“拓展”。这会使能力拓展不配套,经理即使能拿出超前的设想,员工也没有超前的本事。
其次,经理能够充分利用手中的资源。不管什么应变方案,都需要相应的资源支持。管理者要认识到,形势是不断变化的,资源也是不断变化的。当敢死队被雇主抛弃时,他们除了自身的战斗力外,还掌握了一个重要的资源,这就是前总统林班尼。林班尼的领地和部落,他在民众中的威望和号召力,都变成了敢死队可资利用的力量,于是才有了利用这一资源打大仗的应对策略。在这里特别要注意的是,在许多时候,包袱也会变成资源。敢死队在突围时,林班尼身体虚弱,无法行走,加上心脏病发作,毫无疑问是突围作战的包袱。但是,一旦到了他的领地,这一包袱就转变为资源。这一点尤其值得经营者重视。例如,新教徒刚刚来到北美大陆时,马萨诸塞的冰雪和石头,成为开拓种植园的巨大障碍,但是,当他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种严酷的自然条件时,就诞生了冰淇淋和建筑材料产业。这种在包袱中寻找资源的本事,是对经营者应变能力的考验。
第三,领导人在应变中的道义选择。“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是众人皆知的道理,但往往被人看作空洞的口号。实际上,那种不顾道义投机取巧的应变策略,古往今来,都无法获得最后的成功。电影中的福克纳,在发动内战还是放弃内战的选择面前,接受了神父的教训,尊重部落首领的意愿,这使他反过来又得到了神父和当地居民的帮助。如果福克纳不顾道义,靠敢死队的武力强行胁迫民众作战,那么,站在道义高地上的神父和林班尼就会变成对立面。电影中,还有很多情节显示了福克纳的道义立场,比如,他为牺牲的战友在背信弃义的银行家那里讨回公道,承担抚养雷弗孩子的义务,等等。正是这种道义,是福克纳得到了他的战友的信赖。现实中的领导人,如果仅仅靠计谋厚黑行事,鲜有能成大事者。
第四,幕僚对应变策略的设计。电影中的军师雷弗,是一位非常称职的参谋。他在严峻的现实面前,能够对每一变动的局势迅速提出对策。雷弗的多谋和福克纳的善断,构成了绝好的搭档。而这种配合,是多年的实战经验、互相的了解默契逐渐形成的。现实中的咨询幕僚,如果只有“一招鲜”,与服务对象不能形成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其应变策略往往会落入纸上谈兵的窠臼。
总之,能力超强的员工,善于利用资源的经理,坚守道义的领导,经验丰富的参谋,是走出“计划赶不上变化”泥潭的基本要素。表面上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然而,真正的力量,往往是这些老生常谈孕育出来的。
还有几句题外话。在以往的教育中,我们总是对雇佣兵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偏见。但这部电影告诉我们,雇佣兵是最能打仗的,不会打仗就没人雇;同理,好莱坞的商业片是最好看的,没人看就是失败。这就是市场的力量。

发表于《21世纪商业评论》2008年第9期。

附:我非常喜欢这部电影的片头曲《飞翔的野鹅》,但刘欢唱的在网上找不到。想把它在网上搜出来贴在音乐栏中,却没能做到,只好把它的歌词附在下面:
Sad are the eyes, yet no tears.
The flight of the wild geese brings a new hope--rescue from all this.
Old friends, and those that we've found.
What chance, to make it last?
When there's fighting all around, and reason just ups and disappears.
Time is running out.
There is so much to be done--Tell me what more, what more, can we do?
There are promises made, plans firmly laid.
Now madness prevails, lives will be ended!
What more can we do?
What more, can we do?
计划如何赶得上变化——谈《野鹅敢死队》
刘文瑞 2008-09-24 19:18
看着已经在跑道上滑翔的接应飞机拉起来呼啸离去,福克纳的敢死队陷入了绝境。他们被雇主抛弃了,求生的本能使他们迅速应变,制定出新的计划。敢死队凭借自己的战斗力,利用手中掌握的前黑人总统林班尼,开向林班尼的领地。按照军师雷弗的新计划,林班尼在他的人民中有崇高的威望,这支小小的敢死队完全可以组织起当地民众,同林班尼的敌人、独裁者恩多法开战。这是他们求生的惟一希望。
敢死队突出了恩多法军队的围攻,来到了林班尼的领地。然而,形势又发生了变化。 当地传教的神父,痛骂这帮战争贩子,因为按照雷弗的计划,这个国家将会陷入全面内战。神父的和平信念使他承担起制止战争的重任。当地的民众为了救出林班尼,不惜牺牲一切也要打仗。而林班尼本人则不愿看到他的人民为他而牺牲,反对开战。敢死队同意让当地部落首领投票决定。最后,投票的结果是放弃战争,敢死队又陷入新的绝境。
山重水复,神父给敢死队带来了新的希望,告诉他们附近的机场有一架飞机。于是,新的计划又出台了,占领这个机场抢到飞机,离开这个死亡之地。
敢死队在恩多法军队的重重围攻中且战且走,如愿到了机场。但是,在激烈的交火中,不仅军师雷弗牺牲了生命,而且飞机的油箱也被打漏,必须找到地方迫降,否则就前功尽弃。
这架国籍不明的飞机,载着十几名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战士请求迫降。最近的机场在罗得西亚,然而罗得西亚不许他们降落。这时,福克纳用林班尼的声望求救,当地在核实了林班尼的身份后同意降落,敢死队终于绝处逢生。不久,福克纳找到那个背信弃义的银行家,把他送上了西天。
现实当然不如电影那么惊险,但是,这种“计划赶不上变化”的困境却处处可见。作为管理者,如何在不断的变化面前调整计划,改变策略,这是商业经营的必修课。我们必须明白,无论是主观条件还是客观形势,都是处在不断的变化之中。完全不变是没有的,只是变化的快慢和程度不同,电影只不过是把生活中的变化集中起来并加大强度以吸引眼球而已。如何应对变化,尤其是应对这种无法控制、突如其来且强大剧烈的变化,《野鹅敢死队》可以给我们提供相应的借鉴。
首先,必须有一支能够应变的队伍。如果你的队伍只具备完成现有计划的能力,那么,你就不能对付未来情况的变化。电影中的敢死队,在那位粗暴而可爱的军士长率领下,进行了魔鬼式的超强度训练。这种能力训练,远远超出了原计划的需要。按照原定计划,敢死队根本用不着打硬仗。然而,战争的复杂多变使福克纳深知,他必须有一批能够以一当百的战士,否则就凶多吉少。因此,他的训练并不以执行现有计划为限。没有这种训练,就不能造就应变能力。这样,才能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对自如。所谓“以不变应万变”,“不变”的是人员,“万变”的是形势。作为企业,不但要使员工能够胜任现有计划,而且要使员工具有应变技能。只有让员工不断“拓展”,掌握那些眼下看起来“无用”的本事,才不至于在变化了的形势面前束手无策。在企业的培训中,人们已经注意到了“拓展训练”,然而,多数都是经理在“拓展”而缺乏员工的“拓展”。这会使能力拓展不配套,经理即使能拿出超前的设想,员工也没有超前的本事。
其次,经理能够充分利用手中的资源。不管什么应变方案,都需要相应的资源支持。管理者要认识到,形势是不断变化的,资源也是不断变化的。当敢死队被雇主抛弃时,他们除了自身的战斗力外,还掌握了一个重要的资源,这就是前总统林班尼。林班尼的领地和部落,他在民众中的威望和号召力,都变成了敢死队可资利用的力量,于是才有了利用这一资源打大仗的应对策略。在这里特别要注意的是,在许多时候,包袱也会变成资源。敢死队在突围时,林班尼身体虚弱,无法行走,加上心脏病发作,毫无疑问是突围作战的包袱。但是,一旦到了他的领地,这一包袱就转变为资源。这一点尤其值得经营者重视。例如,新教徒刚刚来到北美大陆时,马萨诸塞的冰雪和石头,成为开拓种植园的巨大障碍,但是,当他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种严酷的自然条件时,就诞生了冰淇淋和建筑材料产业。这种在包袱中寻找资源的本事,是对经营者应变能力的考验。
第三,领导人在应变中的道义选择。“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是众人皆知的道理,但往往被人看作空洞的口号。实际上,那种不顾道义投机取巧的应变策略,古往今来,都无法获得最后的成功。电影中的福克纳,在发动内战还是放弃内战的选择面前,接受了神父的教训,尊重部落首领的意愿,这使他反过来又得到了神父和当地居民的帮助。如果福克纳不顾道义,靠敢死队的武力强行胁迫民众作战,那么,站在道义高地上的神父和林班尼就会变成对立面。电影中,还有很多情节显示了福克纳的道义立场,比如,他为牺牲的战友在背信弃义的银行家那里讨回公道,承担抚养雷弗孩子的义务,等等。正是这种道义,是福克纳得到了他的战友的信赖。现实中的领导人,如果仅仅靠计谋厚黑行事,鲜有能成大事者。
第四,幕僚对应变策略的设计。电影中的军师雷弗,是一位非常称职的参谋。他在严峻的现实面前,能够对每一变动的局势迅速提出对策。雷弗的多谋和福克纳的善断,构成了绝好的搭档。而这种配合,是多年的实战经验、互相的了解默契逐渐形成的。现实中的咨询幕僚,如果只有“一招鲜”,与服务对象不能形成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其应变策略往往会落入纸上谈兵的窠臼。
总之,能力超强的员工,善于利用资源的经理,坚守道义的领导,经验丰富的参谋,是走出“计划赶不上变化”泥潭的基本要素。表面上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然而,真正的力量,往往是这些老生常谈孕育出来的。
还有几句题外话。在以往的教育中,我们总是对雇佣兵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偏见。但这部电影告诉我们,雇佣兵是最能打仗的,不会打仗就没人雇;同理,好莱坞的商业片是最好看的,没人看就是失败。这就是市场的力量。

发表于《21世纪商业评论》2008年第9期。

附:我非常喜欢这部电影的片头曲《飞翔的野鹅》,但刘欢唱的在网上找不到。想把它在网上搜出来贴在音乐栏中,却没能做到,只好把它的歌词附在下面:
Sad are the eyes, yet no tears.
The flight of the wild geese brings a new hope--rescue from all this.
Old friends, and those that we've found.
What chance, to make it last?
When there's fighting all around, and reason just ups and disappears.
Time is running out.
There is so much to be done--Tell me what more, what more, can we do?
There are promises made, plans firmly laid.
Now madness prevails, lives will be ended!
What more can we do?
What more, can we do?

评论